AV之家AV网站
4.23
六大成人视频区 百万影片任君搜索在线观看 AV之家AV网站 最全AV在线观看
用户自由选择观看线路较快的视频大区 谢谢支持AV之家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91-94)【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91-94)【作者:通路】

提示:您正在观看的内容由AV之家AV网站发布更新 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 www.avhome1.com

字数:11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91

  各方的投资大多都收回来了,手里有的一大笔钱,项目还没有批下来,宾的心事又在投资上打转。一到暑假宾提前来到深圳,与李总更详细的讨论开粤菜馆的事,得知陈雨溪回幸市去核对生意的抽成顺带看看孩子。

  两人坐下李总开口道:「我先给你道歉,那天我误会你了,不该骂你。陈姐都告诉我了,说你一直帮她热敷还给她揉肚子,如果是真的那样你还真是一个体贴细心的人。」

  「当然,趁我在这需要关心体贴的时候跟我说,一定让你感动得痛哭流涕,不光是合伙开餐馆,做生意,有许多选项的。」

  「好啊,让我想想告诉你。不过我怕她把我卖给你,虽然看起来与那些送花的,请吃饭的不一样,但我们还是先谈生意吧,详细的商讨细节和运作,认认真真地记在纸上。」

  林佩经过深圳去香港转机,提前两天到刚好有时间,在宾馆的房间坐下后林佩一脸严肃的说:「噢,还是接着谈,上次我们谈到有俩孩子,有就有吧多个孩子叫妈也挺好,还不费事。」纯粹自我宽心,宾不好意思的陪着笑脸算是感谢她的宽宏大量。

  「应该是在暑假前后生吧,那我们就等我参加完广交会后回去结婚,这样孩子也满月了,你也就安心有了。」宾只是听着没有打断她的话。

  「回去后就把家里该准备的都做了,一切听你的。」幽怨的眼神浮在眼角。
  「这么说谈妥了,好签字画押不许反悔,来盖印。」张开双臂。

  「什么意思?」

  「接吻那,都说你是傻白甜,刚才就算是求婚完成了,这都不懂。」

  「你说这就是求婚,使你求还是我求,这么重要的时刻你都糊弄!只是吻?我可还没准备好。」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思想太过复杂!」

  两人轻轻的一个长吻,林佩靠在宾的肩头回味着,「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前几天强的你也来过了。」

  「所以呀,也就我这神医能治好你的心病,细心调教调教就会好的。」
  「真的?」

  「那当然,解铃还需系铃人嘛。你刚才有发抖紧张吗?上次你也没有,瞧好吧。」

  「嗯,也对。可为什么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变了味了呢,让人听着直起鸡皮疙瘩。」

  「呃,是真的!那你这混蛋知道可以还为什么要在把我撂在一边,在外面混那么久?惹出那么多麻烦,可能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呢。」

  「切,吹牛开玩笑而已,真当我是神医呢,但我有信心,慢慢来吧。」
  「问了几次,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是娶我了吧。」

  「好,你是领着出去领得回来。」看着林佩抚着酒窝似乎没有听懂。

  「说白了你是个安分守己有洁癖的人。」眼睛都睁大了,看来还是跟没说一样。最后还是决定说出了心中的大忌,现如今世道变了快,有太多的出轨,倒是非常忌讳自己也碰到,总不能真的有,「淫人妻女者,妻女被人淫」吧!

  「嘿嘿,就有一条,婚内不许出轨!」

  「你跟我说?」颇为惊奇撤下手,酒窝更深了,说结婚提什么出轨?

  「这屋里难道还有第三个人吗?」

  「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嘛,还用这么郑重其事?」

  「呃,不对!你他妈的怎么会想我是那样的人。」咬着牙又扬起手来。
  「呃呃,一辈子的脏话这会都说了。」用手护头。

  「跟着你这种流氓能学好嘛,不行你给我讲清楚为什么看我是那样的人,你说你那只眼睛看我是那样的人。」

  「好了,只是先打好招呼。你说男人要是给戴了绿帽还怎么混呀。」

  「这你放心,我要是有直接就自杀。」依旧耿耿于怀不吐不快。

  「那倒不用,先明说去离了婚再去。」

  「那你肯定给别人戴过,是吗?」没有回应以回应就等于承认了。

  「那,你也得保证。」

  「我,尽量,应该不会。」语调连自己都不信。

  「你是说你不能保证?」看着转到别处的眼睛瞪圆眼睛,「你个——」
  「那你凭什么要求我?」

  「这男女不一样。男人有没有都会回来,女的可就不好说了,关键是丢不起那人。」

  房间里寂静无声了很久,宾知道这时就让她去想,平静下来才有的谈。林佩的脸色由难看转为平缓退让一步。

  「好,我一定做到你说的,可你也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婚姻是两个人的事。」
  「是两家的事。」

  「你又来了,别打断我。这事很重要,你也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已经有个孩子的问题了,我也做了最大的让步。凡事都有一个底线,不能越界。你要是娶我就得尊重我,你知道对我来说面子可是天大的事,我也丢不起那人。」
  「好,双方无异议通过。」既然有了保证宾就相信林佩一定会做到,自己没把握只能留下一个不确定。

  「现在我们去吃你喜欢的粤菜。」来到餐馆边吃边聊,「我初步考察过,打算回文市去开个粤菜饭店,你喜欢在文市一样让你吃的上。」

  林佩停下口,「干什么,开餐馆?不务正业,再说哪有那么多钱,你要开多大的?」

  「这么大的怎么样?我看好了一个地点,三层楼比这大还在盖。钱应该没问题。」

  「你抢银行了?」

  「这六七年的累积。」

  「什么!你是说你,不,你们一直在默默的做生意?还瞒着所有人?你一个人不可能,你妈也应该不知道。我朋友们拼命给我说你是高富帅要抓紧,我还在想你也就是高和帅的穷老师,没想到你还真是富翁。」脸色又变得难看,而且有了嫉妒之色,「你们的关系到底有多深,分得清彼此嘛?」

  「分得清!孩子就得管你叫妈嘛,这也是你定的,姨娘也同意。」

  「又来搅和,我们在谈正事。你还有多少我们没谈到和我不知道的!我得再想想。」

  「别,让我说完,我们不独资,你回去跟你爸说外贸可以投百分之三十,房产占百分之三十,我们投百分之四十。让我说完,这样目标小负担少客源多又固定,回去给你看计划书,这件事想得通去办,想不通也先让你爸去说服几家公司一起来投资。他们一定会投资,如果他们不投,我再找别家,可过时不候!别提是我,低调低调,特别不能让学校知道。」

  「还不是我们!送我回宾馆不谈了,你还要去那?」

  「这边的事办完啦,我要先去湖东市,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嘛?」

  「不会是又有什么要去投资吧,你们真是疯了。」

  「你说对了这次是我,才接到我中学同学的信,湖边的一块地有机会。不过从现在开始是我或者我们,孩子姨娘说了专心教子,夫是相不成喽。」

  「我的妈呀,我求求你了,咱消停一下,够吃够花安安稳稳多好,不折腾好吗!我这么多年一心守着你就是觉得你帅,是个安安稳稳做学问的人。」

  「算了回宾馆,明天陪我去小梅沙。然后你爱去那去那我还不管了,嫁不嫁也是两说了。」

                92

  宾接到同学宁洪的消息来到湖东市,市政府和干休所用相邻的地交换了那两栋没人要住的房子,这样整个泥塘和两栋楼房就是市政府的了。如果可以把它们承租下来,把泥塘变成清水湖面,用挖出来的泥堆成小山,加以改造变成一个休闲游乐场所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项目。关键是清淤!湖东市一定在这方面有痛苦和艰难的记忆,这正是可以利用的诱饵,不花钱帮着清淤一定是一大诱惑,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就看努力。

  湖东市不通铁路只有一条低等级的双线公路和元水河,明清时靠沾上江南织造的边和繁华的水路鼎盛一时,历代的文人骚客也是留下许多美丽的诗句与风流的传说。民国时随着战乱和河道的淤积产业外移至靠海边和铁路的大城市而衰落。
  近几十年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和不便的交通,空有一秀丽美景却引不来寥寥的游客和工业,历届政府都知道交通的重要性,也曾大规模的动员人力清淤造路,可奈何经费有限效率低下成效不彰,更多是演变成政治秀捞个名声而已。

  政府工作人员多是墨守陈规,死气沉沉,改革开放之风尚未刮进来,有点办法的早已溜到其他地方去了。在合适的时机这任市领导就要另谋高就之时,宾带着省里父辈的字条来到市政府。看见纸条上的人名市长的热情就像见到了本尊,马上叫来办公室主任一个和蔼老头当面交代认真配合办理,有事直接找他,还煞有介事的在纸条上作了批示,其实他都没细问所托何事,相信自有办公室主任去了解情况回来汇报或者不报。宾当然知道这样的官话即可认真执行也可热情推托,关键是办的人和事。

  出了市长办公室,和蔼的办公室主任说:「先住下,去招待所吧。」

  两人来到旁边的市政府招待所,占著一处花园还真是个好地方,几栋房子曲径通幽,相互隐蔽在树丛小径之中。一看是办公室主任亲自带来的人,接待人员给出了最靠里的房子,特意说哪几间房还都没住人很安静,宾拿了钥匙认了房门并没有过去,这些多不重要关键是抓紧办事!

  主任再一路热情的送宾到规划科门口,路上有意无意地透漏出他姓翁快退休了,市长也会在月内离任。他也不是很在意这个小年轻要联系什么事,地皮自然是由规划科接待,到时自然就知道了。谁知道这些大领导的字条怎么来的见得多了,通常重要的事秘书会提前打电话或者亲自来的。宾马上就有了一定要尽快在现任市长任内拿下的决心!

  来到规划科办公室科里只有副科长一个人在,翁主任隆重的作了介绍就告辞了。副科长是个女的三十出头,一身保守的灰蓝色正装,热情得有点过头,自我介绍叫周怡怡,工农兵大学生刚提到这个科工作,业务不是很熟,规划科科长出差在外。宾看着这个典型的江南美女,鹅蛋脸,水汪汪的丹凤眼,直鼻梁,最关键是那张噼噼啪啪讲个不停的樱桃小嘴太性感了!小巧玲珑的南方人显得纤细柔弱,不施粉黛的俏脸有种楚楚可怜逆来顺受的表情。

  多少年来江南一带的美女之名可不是说说而已,十里秦淮河上引来多少英雄折腰,百余文人骚客留下千古诗篇万种风流于那些美女!不管配不配咱也应该加入他们的行列才不枉来此一游嘛,何况还要留下印记!

  仰或周副科长是真的业务不熟还是面对高大帅哥芳心已乱,宾心里知道这几天内赶在科长回来之前事情一定能成,始终一语不发微笑的看着她,师娘杀手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想用时又什么时候失手过?当周副科长脸色发红的发现她有点失态,已不知讲了多久和都讲了什么的时候,窘迫的坐到椅子上看着对面让她心慌意乱的帅哥。

  「哦,讲得有点多,不好意思我这人就是话多,请喝水,您贵姓?」

  不给她任何回转的余地,也没有时间调情,立刻抱得美人归!宾站起来手扶桌面压迫性的近盯着那张渗红的俏脸。

  「姓什么不重要,周科长您看这里这么乱哄哄的,咱们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给您认认真真汇报一下这份计划嘛,这对市里和您本人都会有帮助。」语气不容置疑。

  「你看我们去旁边市里的招待所吧,翁主任刚安排我住下拿到房间钥匙,离的很近出门就到。」

  「请!」跟着起身的周怡怡有点犹豫马上再推一把,「您看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我们抓紧谈一下,看有什么问题还有时间回来找主任向市长汇报嘛。」
  两人出了市政府来到招待所,周怡怡显然没有亲自来过,居然有这么幽静的招待所好像大观园,在门口她站住了,「我们还是到接待室旁边的会议室谈吧。」
  已经打开门的宾没给她机会,一把老鹰捉小鸡一样把她拎进了房间关上门,周怡怡面带恐惧的问,「你要干什么?」

  直接了当,「当然是干你先,这不正是你想要得嘛,一见面你的眼神和话语就出卖了你,没必要装。你就是喊,恐怕也是你不敢出这门,这可是个小地方。
  大家都认识,传出去也快,怕是你还没出门呢名声先倒了。「

  这些话起了作用,周怡怡的语调变成祈求,「有什么话好好谈,一定帮你解决。」

  「对呀!就是好好谈现在就是在求你帮忙,看见你我就六神无主了,我们还在这麽蹭什么。」边说边把她逼到床边。

  不待她说出「你别这样」之类的话就一把把周怡怡压在床上,在她还在思考是否还是如何摆脱的时候,宾温柔的亲在唇上慢慢的吻,强势攻心柔缓调情。
  先在心理上压垮她,但必须调动起她的兴致去享受一次高质量的性爱双方才会情投意合。太过强势只会是一次被迫屈服,并不会带来多少快乐痛快舒服,还会空留怨恨无助于将来,宾的目的是拿到那块地的租约,而没有周怡怡的配合难度就空增许多更不能拖。

  温柔的吻起了作用,身体由僵硬发抖变得柔弱无骨,连嘴唇都变得温柔细腻,慢慢撬开牙关,舌头尝试的伸进来,宾抓住机会吸吮舌尖,再亲吻脸颊和眼皮,时而缓慢的向耳垂吹气,这些大多数丈夫通常不会或不经常做的温柔。唤醒多年婚姻后每次只有应付的尽义务机裓性爱动作后面埋藏了许久的对情爱的期盼,精神变得麻痹,道德规范也被情欲压倒。

 手伸进衣服里温柔的抚摸腹部缓慢的由细腰向上顺着细腻的皮肤摸到胸罩边
  缘,指头探进柔软的乳房底端缓慢的推高胸罩,指肚在乳头上轻磨。两眼紧闭,樱唇微张丝丝细吟,还真是不难上手,宾依旧缓慢的轻摩到另一侧乳头,可以感到乳头由细软变到立起。另一只手开始缓慢的解扣子,像剥竹笋一样一件件的褪去衣物,待到全身只剩一条白色的保守内裤时,成熟,白美,肥嫩,细腻如冬笋般的身体呈现在眼前,一切都恰到好处,『完美的肉体』。

  周怡怡始终紧闭双眼感受着从未被男人如此对待带来那种亲切感与某种期待,在宾起身时微开双眼偷瞄过去刚好看见宾面带赞赏的盯着她身体的目光,多年来由于太过熟悉而使自己都误为已开始变得色衰失去吸引力,丈夫甚至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只是需要时偶尔压倒捅几下的身体。还可以引人入胜地被欣赏而且还是个帅哥,而不仅仅是用来泻欲的身体,结婚以来从未被尊重的自豪也会带来愉悦。

  女人说服自我的能力总是会有用处的!

  宾换着角度欣赏了一遍才用嘴吸住笋乳尖樱红的乳头,「啊」周怡怡的身体先软了,宾的手顺着内裤边缘缓慢的贴着肚皮滑向阴阜,越过不多的毛丛,拇指贴在突点上轻揉,在「咦啊啊」的声音中食指拨开阴唇勾划小阴唇内壁,中指伸进阴道努力探进皱褶,只用从未经历过的动作就已把她带向天堂,「呜啊,好舒服,呃哟,要死了。」还真是话多!宾的中指感到热流涌来,她泻了!欲望通常会大大降低身体的阈值。

  瞥见白色的裆部不规则变深,宾突然有了吊着她的灵感,让她欲罢不能!才更容易达到目的,就现在的情况任何时候回到原地应该不会有什么难度。

  抽出手,「快起来让我们回去赶在下班前请办公室翁主任和所有相关的人员吃饭。」

  「这样也能这么舒服让我歇会,你不还没来呢嘛。」羞涩早已云淡风轻。
  「现在这事一定要在几天内让市长签字通过,要是上会也要在他走之前,趁热打铁等新来的市长就太久。」用命令口吻不容置疑,「就去市府旁边的那家饭店吧方便。」

  「你先去请人,我打个电话就到餐厅安排好。」摸摸不情愿的脸,「完了再说会好好的。」

                93

  一会一行人来到饭店,有办公室翁主任和办公室科员小李,规划科的科员老陈。席间聊些湖东的市情个人的家庭。

  宾说出了愿意帮着清淤换取泥塘及周边土地的租约的确切想法。翁主任和老陈的眼前浮现出枯水季,政府一声令下万头攒动,一字排开挖河泥的镜头,一冬也不过挖个尺把深,河里可以并开个百吨的小船。漫说现在不可能再有这样的荣景,就是有那不过几十亩的小水湾上千人都排不开,怎么可能挖出湖面。这小年轻的白日梦做得不轻,顺水推舟的事落得大家谁都不得罪。

  小李和老陈看饭局吃的差不多了就先行告辞,宾送到门口握着江南小美女的细手,看一眼嘴唇上稍重的绒毛,「请多帮忙。」他知道饭局中的开心笑声很快就不光是摸摸小手的细腻而已。再客客气气的对老陈说:「科长不在家,这么个简单的事烦请先生多帮帮周副科长,您是老人熟系业务。」

  翁主任趁这个机会简明扼要地给周副科长讲清此事做不成,我们看着合理就批,又不用市里花钱,市长一定高兴,就是做不成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宾回来直截了当的明说:「翁主任您孩子的工作,我看忙过这几天应该可以帮帮。周科长您家的屋顶来人维修时顺带看着修一下应该不难。」

  两人吃惊地看着,这都是随便聊聊家长说说而已,没人当真却都被宾听在心里先安排帮忙了,让人觉得欠一份情。

  城市不大可招待所隐蔽的布局并不妨碍意由未尽,心滋荡漾的来访。

  周怡怡悄悄的来到门前在树丛边确定没人,才轻轻推开宾有意虚掩的门闪进屋内。角落的沙发上宾正在润色协议要点,只开了身旁的一盏灯。他当然知道这周副科长一定会来,在门锁落下的「啪哒」声中抬头看着羞涩的搓着衣角像犯错小学生的模样,向床努了努嘴又低下头装作看手中的纸。眼角看着小脚挪步向床边,意念控制远比应激反应厉害,被控制的人完全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伸手关掉灯,窗外稠密的树丛和厚重的窗帘遮挡住日落后的余晖和鸟蝉的鸣叫,模糊中听着悉嗦的脱衣声,美丽的肉体以后再欣赏把玩,自由释放压抑的欲望才是第一要事!

  深暗中脱掉衣物把模糊的影子揽入怀中,感觉猎物的哆嗦与期盼。笋尖般的乳头顶在胸肌下面,宾的手捂在阴阜掌心的热气穿过细毛透进细嫩的皮肤,手指按在长长的会阴上轻轻往上扣,「小扣柴门轻轻开」就是这样的境地。周怡怡的身体上抬垫起脚尖,头顶碰到下巴,呼出的热气滑过皮肤,小手搭在肩头健壮的肌肉上,乳房的软肉贴在壮实胸肌上,粗大的勃起陷进肚脐的凹坑,细流缓慢的打湿指节。

  宾两手抓住细腻的笋肉向上高高举起托住,不需要灯光粗大的龟头自会找寻到笋心突进坚实的甬道中,细嫩如竹节般的的皱褶摩挲阴茎。周怡怡双腿勾住身体,双手抱紧脖子,「呜。」随着手的上下运动摇头晃脑,嘴里开始喋喋不休,「呃哟哟,太大了,咦啊啊,顶死了,呜哈哈,舒服死了。」代替了多数女人的高叫低吟好似一部广播剧把气氛渲染的夸张热烈。大起大落中单口相声慢慢的失去了词汇只剩下,『嘶,呼』的长音依旧在伴奏,头贴在身上在肩头起落。
  把肥嫩的冬笋拔出来在「噗」声中放在床上,手一扶三个笋尖着地空洞的笋心再次被顶满。大开大阖之中,「噼啪」声不停,伴随着时而喋喋不休,「呃哟哟,我来了,咦啊啊,舒服死了。」时而只有『呼,嘶』的长呼短吸。阴道也由弹性湿润,变为淫水喷涌,再变的白沫横行,进而干涩红肿越来越紧,冬笋在长大!回应的声音也越来越弱。

  「啪哒」,宾打开床头灯去浴室用毛巾擦汗,温柔的灯光下新鲜的冬笋一动不动,笋心流着白色液体,连喘气的细微呼声都没有。

  再打开顶灯,用手轻轻拍拍脸,涨红俏脸上的樱桃小嘴终于「呼」的带出一口长气。宾开始穿衣服,周怡怡蜷缩在一起的身体伸开趴在床上,白皙的身体泛着光,屁股和大腿根可以看出拍打出的明显深红色,留在上面的白色痕迹反光刺眼。

  转过头看着坐回沙发上养神的宾,又开始了喋喋不休,「呃哟哟,我要死了,好舒服的。这也可以这么久的,还可以这样那样的,你可真会来我要不行不行的。」
  宾抓住机会打断她,「还可以更多就看我们能走多远,这招待所长了并不安全,还是会有人知道。我要在租的地界里修园子,拿到手后那才是仙境!」
  远景更有吸引力,可她却没了回应,这时要有耐心。周怡怡睁开眼去浴室想起宾的话,接着喋喋不休。

  「翁主任说了他见过的,做不成的,三年五载都做不成的。」

  「这是我的事情,你只管按我列的要点做出合同,条款还可以严一些,看着对市里更有利。只有一条,两年清淤后湖面加岸边属于市里的大约一百亩地二十年租约,用后所有设施,植被,建筑全数归市里。」

  「你真要这样的?翁主任在这里干了一辈子的,他说他见过好几次挖河的。
  那么多的人也才能在满水季跑个货船的,现在就是满水季,挖河是要在枯水季冬天的。「

  「放心就按我说的,快去洗个澡回家吧,明天办公室见。」话多到让你心烦。
 周副科长在老陈的帮助下按宾的提议做了与宾在湖东市注册的公司和叔伯兄
  弟的养殖场两年内自费清理泥塘,换二十年租一百零一亩湖面和土地建水上休闲游乐园的合同,所有建设费用自付,但市里可以作担保从银行贷款。计划看起无懈可击,市里没有任何风险,二十二年后就有了一个很好的休闲游乐场所。
  同时宾与翁主任聊起出差在外的规划科科长个人,家庭情况。主任当然明白宾想知道什么,宾又去科长家里探望,理所当然没有见到本人却也与他的家人聊了半个小时,了解完情况返回文市。

                94

  回到文市顺路去阿依汗的店面,没进店门店员就通知了新老板,狐眼笑眯眯的性感依旧,只是没有以前客客气气陪着小心的雇员语气,可以当众开玩笑了。
  「呵呵,这大忙人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们,先生我们女士用品店能帮你什么吗?」
  跟着宾来到后院,看看旁边没人宾小声说,「我想买些内衣。」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买内衣,嘻嘻,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从来都是女的吧嗒吧嗒往上贴,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这马姐一走口味也变了?」
  「小点声,送人的求人办事。」由于靠得近浓郁的体味冲入鼻腔。

  「哈哈,是谁呀可以让你这样,怕是要往不该去的地方求吧,行你先去办公室,我让她们给你拿一堆过去任你挑。」

  「别告诉她们是我要,样式稍微保守一些就好。」进了办公室。

  过了一会两个店员面带嬉笑的抬个纸箱放在办公室出去了,宾小心的关好门挑出中意来放在一边,把钱放在箱子里。阿依汗擦着着头发从侧门走进来,看了看又数了数内衣。

  「呃,看起来最近口味真的有变化,但胃口明显也太大了会别噎着的,偏好家庭主妇和小媳妇了,怎么这是要换换口味,准备结婚了?」

  「还真瞒不过你,这也能看出来。」

  「那是,我们是干什么的!可也不对呀,王怡欣说你特别喜欢像马姐那样的翘臀女,就是这种往后撅的。」扭了扭自己更高的翘臀碰碰宾。

  「哇塞,你们这一天都聊些什么。」眼前浮现出王怡欢裙子下面没穿内裤扭动的大尺寸屁股。

  「嘿嘿,互通有无才知道生意怎么样做得更好嘛。这要的东西也挑完了,要不要温习一下功课,比较比较是平淡的好还是性感的妙。」

  头贴近身体嗅着还淡而无味的身体,期盼着旧梦重温再次激发出那诱人的浓郁麝香,手按在一层簿布下的性感臀肉上,里面没穿内衣。

  「要不你给我也挑一套穿给你看看?」

  「当然是什么都不穿的妙了,没几个能跟你的身体相比让人着迷。」

  手撩起裙子蒙住头压在桌子上,捏在臀肉分开两腿,『啪』手拍在臀肉上滑进股缝,手指抠在阴唇里,「噢。」裙子里的头和身体晃动着闷着声,「这么粗野,以前的温柔都没了,这口味还真变了。」

  把裙子从头上翻掉,光洁的裸体呈现在眼前,宾的体内沸腾着火焰,用嘴衔住晃动的乳头用力一吸,「喔,扶我到床上去吧!」

  拉起她两人相依揉捏着乳房着进里屋,这种狂野的女人才是最好的床上伴侣,以后再来的机会应该不多了,当狂欢时莫让身体虚度放过如此美女。疯狂的放纵彼此,床上床下,站立挂靠倒伏跪趴,三口齐用,两洞并发,两个小时后宾丢下
  浑身散发着浓郁麝香满身流着体液的阿依汗在湿漉繁乱的床上一个人出了办公室
  离开商店,坐火车赶回湖东紧盯计划。

  计划做出来后拿给翁主任再转给市长,翁主任特地给市长介绍了多年来市里与淤泥斗争的经过和艰辛,红口白牙的肯定这事做不成。可在市长任内为使经济和全市人民谋福利的远大设想一定会为市长增辉,况且还有预交担保金,市里不吃亏为由说到市长心动了。建成建不成与离任市长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几年后谁还记得当初的原因,又有省里领导的字条和自己的批示,不失为好事一桩,市里努力了怪只怪这个年轻人太傻太张狂想问题太简单!

  在市长离任前的最后一次市府会议上,大家都以为就是一次轻轻松松的扯皮欢送会。不想市长提出了清淤租地建公园的合同,所有人措手不及,就是要做也应该留给新任市长才对。可市长又大有不同意不散会的意思,就皆大欢喜的一致通过,当天下午就签字批准下文执行。待到规划科彭科长回来后,见到这份批件心里当然一百个不高兴,可看到周副科长在木已成舟的批准报告里是以规划科的名义没有列上她的名字,还需要科长本人补签文件,市长又注明请科长执行也算是留足了面子,也就接下了这个名份。当然更是明白家里最近的好事连联不是天上掉馅饼,管它计划成败,成了有我科长的一份,败了是前任市长的决策失误。
  新任市长走马上任了,他并不高兴调岛湖东来,自认为是被贬来没有多少人待见的湖东市。在他路过江市去拜访时刚提为江市市长,老上级提到湖东市他的家乡,有事可以找他帮忙。想想如果可以把湖东的事做好了也许会有些好处,就希望能有些政绩为以后发展铺路。

  这种几十亩泥塘的清淤小事今后就再无人提起。以当时的经济条件,哪有人有闲钱度假游玩,市里就等着白来的一潭清水和边上的人造小山了,如若不行就扣下押金。而且设计图也得市政府批准不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呵呵。

  就在湖东市政府规划科的工作人员还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关心国家大事,想象着几千农民一条扁担两个簸箕一下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挖塘不止,了无尽头的时候,不花分文大致恢复以往的浅浅水面,至少不再是蚊虫孳生的死水湾时。见证奇迹时刻来了,宾当然是有备而来的,这功课做了不是一两天了,而且这样的事居然双方会擦肩而过。

  国家投资的挖泥船研究项目,那种超级挖泥船的前几世,当时是为清理运河和长江河道做的内河清淤船,需要一个安全的试验场去验证设计概念和操作规章,繁忙的河道没有条件禁航也就无从提供项目试验的场地,找个大面积淤泥堆积的地方试验完了还得恢复原样在时间金钱上也都无法承受。

  当宾联系到项目组提及有了这么个完美的试验场,双方当即达成清淤半个泥塘如果效果好就有偿清淤剩下的半个泥塘和河道,宾赌了一把相信湖东市的新市长会同意出资清理河道,甚至更多去为他的政绩铺路,而建好通畅的交通就一切都有可能,他不会看不出来,况且这种试验收费相对较低。

  安排好一切,只待时机!一定要不显山露水的开始才有效果。翁主任在办退休手续,办公室小李自然而然的就来与住在招待所同一房间的宾联系工作。自我介绍叫李荇,高中毕业后考进了招待所当服务员,后调入总务科再转办公室任科员。

  两人没有废话默契的上床联系,没有谁是主动和被动,二十出头的年轻身体处处尖尖细嫩,浑身细细的绒毛还真像一个刚拱出地面毛茸茸的春笋。吸吮尖如春笋的乳房,浑身毛茸茸的手感,连阴道也似春笋般细薄柔软,特别是腋下和阴阜包到肛门周围的毛发,宾对江南美女的印象被打破了,可纤弱小美女的细薄阴道和热情带给强壮阴茎的快感依旧。

  完事后在李荇离开前,宾告诉她喜欢她毛茸茸的身体可如果她想脱掉着一身绒毛像大多数女人一样有光洁滑腻的皮肤可以帮她联系医院做除毛手术,就是会比较痛苦时间也比较长。

  李荇高兴的回身扑在宾身上,宾淡淡的说:「你一定要考虑好,其实你满有特色,做手术会比较辛苦,一定要慢慢的做最好的决定切勿做出后悔的决定。」
  动工前翁主任的儿子就调进了挖泥船项目工作,周副科长家的屋顶也修缮一新,所有人都有了满意的答复,自然是竭力帮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AV之家,AV视频,AV电影,AV在线,欧美AV,日本AV在线视频网站 黄色网站 成人色情 色情成人黄色网站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